久久热_久久热av_久久热电影_久久热影视_久久热在线_久久热高清_久久热精品视频

床伴



【科学幻想】床伴



菸有多苦涩,爱情就有多苦涩。










『欸,你干嘛要抽菸?』

「那妳干嘛要做爱?」

我从菸盒里拿出一支菸,熟练的点上火,吸入,再吐出一口菸,反问。




『做爱,因为有感觉啊。』

「抽菸,因为有情绪啊。」

我站在阳台,看着菸头燃起的红色,嘴里吐出的烟雾缓缓消失于漆黑的夜色中。

嘴里的菸味很苦涩,我一向只抽到滤嘴前还有一截就不抽了。




我将菸熄掉,转身面对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人。

有点淩乱的头髮刚好落在肩膀的位置,被子象徵性的用手挡在胸部上。

刚刚激烈的性爱带来的红潮还停留在脸上没有散去。

虽然看起来有点疲惫,微微的脸红反而使她精緻的五官更显妩媚。




『白癡喔,讲真的啦。』

她稍微挪动了身体,把自己摆成一个舒服的姿势,

我穿起掉在地上的球裤,坐到床边。

「骗妳干嘛,就只是情绪而已。」




她是小我两届的直属学妹,也是我的床伴,

或者直接点说,砲友。




其实我也不记得我们到底从什幺时候开始变成这种关係的。

印象中依稀记得是一次聚餐后我们三届的直属都喝个烂醉,

淩晨三四点的我们也找不到任何方法送她回宿舍,

没办法,只好要我学弟自己回宿舍,而我把她带回我外宿的地方。




当下我半点别的念头也没有,毕竟连自己都醉的要死。

回到我住的套房以后,我只是拿了条乾净的毛巾沾水帮她擦擦脸跟手脚,

没有那种她吐了我跟自己一身,害我非得把她衣服脱光带进浴室清洗的芭乐情节。

我将她放在床上后,就自己去洗澡,接着拿出备用的被子铺在巧拼上準备打地铺。

关上灯之前,我仔细的看了一下她的脸孔。

嗯,跟妳有几分神似,但我想她不是跟妳一样的劈腿烂货。




我打开冷气,过没多久就因为酒意跟凉爽的温度昏昏欲睡。

半梦半醒之间,却发现有人正在吻我。

我是喝太多了产生幻觉了吗?但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却提醒我不是在作梦。

当然这里不可能有别人,我挣扎着起身试图推开她。





「妳在干嘛?」

『废话...吻你啊...。』

「妳喝太多了,快回去睡觉。」

『我要...给我...。』

「妳太醉...」

我甚至来不及把话说完,就被强迫吻上。

我不是个趁人之危的小人,不过那建立在大家都还保有理智的状态下。

在喝了酒又被女生主动强吻的状态下,我想我也没什幺好矜持的。




我一把将学妹抱到了床上,我们的舌头交缠着,

随着被酒精麻醉的理性,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把她的衬衫脱掉。

内衣解开的那瞬间我倒是真的被惊讶了一下,比我想像中大了很多。

「妳多大啊?」

『34D,怎幺样,厉害吧?』

我没回答,而是直接将嘴巴凑了上去。

从她舒服的呻吟里我知道她很享受,

甚至自己引导我将手伸进内裤里,过没多久就湿成一片。

但最让我惊讶的还是她主动的程度,突然就将我推倒在床上,

脱下我的裤子自己吞吐了起来。




再下去的事情其实我不太记得了,记忆太过模糊让我什幺也想不起来。

剩下零碎的印象就是我从床头柜里拿出从前和妳留下的保险套戴上,

换了几个姿势,最后两个人陆续到了高潮。




醒来的时候我的头痛欲裂,身边却没有人。

本来以为学妹已经走了,起身却发现她睡在我昨天铺的地舖上。

我顶着严重的宿醉,勉强走下楼买了两份早餐。




『早安...。』学妹揉着眼睛,声音很模糊。

「早,起来了?」

『嗯,头有点痛。』

「吃早餐吧,妳怎幺没睡在床上?」

『我不跟男生睡同一张床。』

「喔。」什幺鬼?这是我第一个念头。




后来我们变得很熟,在那次激烈的「认识」以后。

除了彼此有需求时,我们偶尔也会一起唸书吃饭。

她知道了妳这个劈腿的烂婊子,我知道她曾经交了两个烂男人。

算是同病相怜吗,没再想过要交男女朋友的我们还满照顾彼此的,

然而我们都被感情伤的太深,床伴的关係成了最好的选择。

也许是因为她吧,我不用再担心受到伤害,

而可以选择用一段没有负担的关係做自我保护。




好久没想起妳了,希望我这辈子都不要再想起妳。




「妳今天还要过夜吗?」

『不要好了,我有个报告还没写完。』

「太好了,那我今天不用睡沙发了。」

『白癡喔。』

「好啦,澡洗一洗我等等载妳回去。」




说是床伴,我们的关係却很奇怪,她会在我这里过夜,却从不和我睡同一张床,

就如同我们喝醉酒那天她说的一样。

也因此,只要她要过夜,我就只好绅士的让出床铺,自己去睡沙发。




「欸欸,要不要一起洗澡啊。」

『我只和男朋友一起洗。』她很性格的抛下这句话,就关上浴室的门。

「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吼。」我苦笑。




载她回宿舍以后,我又在楼下点起一根菸。

到底为什幺我要抽菸呢?我也说不上来。

『你到底抽菸干嘛?又没菸瘾,每次买菸都抽不完最后不是送人就丢掉。』

『浪费钱。』她下了这样的注解。

或许吧,就像她说的一样,每包菸我总是抽没几根就抽不完。

也许比起吸进肺部的尼古丁,我追求的只是那迅速消散在空气中的烟雾。

就跟我们的爱情一样。




其实我早就不爱妳了,也早就不在乎妳曾经带给我的那些伤害,

但我为什幺还要为了妳做这种花钱伤身的事情呢?

「臭婊子!」我咒骂着,将手上那根还抽不到一半的菸踩熄。




中午的时候学妹传了讯息来,要我晚上陪她去师大买鞋子,

其实我很讨厌陪女生逛街这件事,因为通常男生都得提着大包小包,

跟在女生的后面穿梭于一堆我看起来完全一样的店面里。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欸,妳不是来买鞋子的吗?也买太多东西了吧。」

『你懂不懂,穿搭是整体的。』

「那至少先让我吃饭吧,现在都八点了欸。」我看着手上一堆的袋子,很无奈。

『好啦,你真的很逊欸。』

「下次不跟妳来了。」

『喂!』




从前妳也像这样子,总是拖着我大包小包的买个没完,

每次都要我手上再也拿不下东西了才肯去吃饭。

但记忆中妳的脸变得好模糊,我几乎想不起来了。

现在想到逛街这件事,学妹的脸反而还更直觉性的出现在我脑海里。

我正在遗忘妳吧,我想。




『你在干嘛啦,叫你都不回我!』

「啊?我在想事情啦。」我回神过来,才发现学妹正在跟我说话。

『是有没有这幺累啊,连走路都恍神。』

她一边抱怨着一边走过马路,视线却完全不在路上的车子。

「小心!」我伸手将她从一辆呼啸而过的车子前面拉回。

「妳走路也看个路吧。」

学妹看着被我拉住的手,平常泼辣的她却反常的没说话。

「怎样,被车子吓到了喔?」我低头查看,却发现她的脸红的可以。

『白癡喔,手可以放开了啦。』

「喔。」我鬆开她的手,跟着走过斑马线。




『最近好像有个男生在追我。』

「是喔,妳不是不想交吗?」

『不知道,看状况吧。』

「嗯。」

地上散乱着我们脱下的衣服,床铺一片淩乱。

学妹披起浴巾走进浴室,我坐在床边,看着那包已经放了两个月的菸。

「算了」我想,把菸丢进垃圾桶。




『那个男生对我很好,可是...,唉,我不知道啦!』学妹模糊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不管怎样,妳觉得快乐比较重要吧,反正妳又不用管我不是。」

『是吗...?』水声让她的声音变得很微弱,我听不出话里的情绪。




几天后我在学校旁边的麵摊遇见学妹,身旁还有一个男生。

比我高一点,和我差不多瘦,穿着合身的衬衫和牛仔裤,长的还算不差。

这就是她说正在追她的那个那个人吗?

「我先回去喔,报告写一半。」我接过老闆手中的麵。

『喔喔,好啊,那...下次再聊吧。』学妹的表情很複杂,大概是那男生在的关係吧。

「老闆,她的乾麵不要放豆芽菜跟葱。』

不知道她在想什幺,连不吃的东西都忘记说,那男生知道她不吃的东西很多吗?

『谢谢...』我还是读不出来她的表情里藏着什幺,挥挥手我就骑车走了。




不知道为什幺,我又心烦了起来。

没有理由,不是为了报告,不是为了考试,也不是为了妳。

那我究竟在烦什幺呢?

我连自己的情绪都釐不清,最后又走进7-11买了一包菸。

很久没抽的菸,抽起来一样的苦涩。

但,到底是什幺在苦涩呢?




上次之后,学妹大概一个月没来找我了。

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只在校园里遇到,常常有那个男生在。

也许她答应了那男生也不一定,也好。

我们这样的关係,结束了,她才有找到幸福的机会。

反正我早就连妳的脸都想不起来了,又何必藉由和学妹的肉体关係来催眠自己。

这样对大家都好。




只是没有菸瘾的我,又陆续抽掉了两三包菸。

我想起那天学妹问我为什幺抽菸,为什幺呢?

我还是不懂,只觉得菸变的更苦涩了。




糊里糊涂的期末考结束了,最近的我对什幺事情都心不在焉。

我厌恶尼古丁在体内循环后带来的晕眩感与散不去的臭味,

却无法停止用香菸麻痺自己不明所以的情绪。




『少骗自己了啦,你就是爱上你学妹了不是?』死党边抽着菸边教训我。

『干!人家肯跟你打砲你还整天装死,现在被追走了才在感伤。』

「干,最好啦。」

「你自己想。」死党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把菸丢进海里。




我爱上她了吗?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在这段关係里放入感情不是?

我不过就是用这样的肉体关係来填补内心的空洞不是吗?

骑车回家的路上,这些问题反覆在我脑海里出现着。

突然的大雨,我完全来不及穿上雨衣,只好加快速度想儘早到家。

从来没出过车祸的我,就在倾盆大雨跟混乱的念头间,打滑撞上山壁。




『你是怎幺骑车的?骑到自己把腿摔断!』

老妈在病床旁边一边流眼泪一边骂我,老爸只是在旁边静默不语。

『车子我们再牵去修,我看你这个暑假是报销了哦。』

老爸没骂我,最后只说了这样的话。我把他们打发回家,要他们过几天再来。




『你是白癡喔!为什幺出车祸不告诉我啦!』

我住院三天后的某个晚上,房门猛然被打开,进来的是脸上满是泪水的学妹。

『你怎幺搞的啦!我还以为你撞死了,还是繫上的人跟我讲我才知道你在这。』

「我出车祸是要说啥啦...。」

『呜...你真的很过份欸...,我以为你死了你知道吗?』

学妹的眼泪没有停下,我也不知道怎幺安抚她,只好轻轻将她搂进怀里。




「妳不回去吗?」我看着刚刚为了闪掉护士躲进厕所的学妹,访客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

『不用,今天我陪你。』

「妳要睡哪?这里没有沙发耶。」

『没关係,我跟你睡一起。』学妹爬上床,靠在我的怀里。

「你不是不跟男生一起睡觉吗?」

『闭嘴。』




出院后半个多月,学妹又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

我一打开门,就被霸道的吻上。

「我脚...还...没好啦...」我的话断断续续,她完全不给我喘息的空间。

『我知道,』我又一把被推到床上。

『所以今天你不用动。』说完,我的球裤已经被脱下,龟头感受到一阵湿热的包覆。

「唔...这样不行...」她的舌头灵活的挑弄着最敏感的部位,我几乎要爆发。

『才没那幺快!』学妹将内裤脱掉,上衣跟裙子也不脱,帮我套上套子就骑了上来。

『嗯...』女上男下的姿势一向让她很敏感,我一边动着腰一边脱去她剩下的衣物。

『不行了...』随着我剧烈的冲刺,她似乎已经被推到高潮的顶点。

「我也不行了...」随着她阴道的收缩,我也跟着爆发。




激情过后,我还是想起了很多事情。

「妳又分手了吗?怎幺会来找我?」

『你说什幺?』

「妳不是跟那个男生在一起了吗?」

『白癡,才没有,他是Gay!』

「啊?你不是说他在追妳?」

『那是骗你的啦!』学妹的脸很红,但我不知道那是因为刚做完还是什幺原因。

『不理你了啦,我要洗澡了!』学妹抓起浴巾,走进浴室前还先甩了我一下。




「欸欸,我脚这样是要怎幺自己洗澡啦?」

『白癡喔。你很烦馁!』


















『快点进来啦,我跟你一起洗啦!』学妹的脸更红了,但这次浴室的门没被甩上。

我笑了,奋力起身一跛一跛的走进浴室。